最新活动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活动 >
父亲牺牲了就由我穿上这身警服
发布日期:2021-11-24 14:25   来源:未知   阅读: 次 

  长安(id :长安-j):在很多英雄儿女的印象中,警察爸爸留给他们的是一个放下筷子匆匆离去的男人的背影。

  为了抓歹徒,他还把歹徒关在角落里;被嫌疑人刺伤后,他流了很多血,但他毅然起身,继续追击;我从不谈论自己严重的肝病,而是担心社区里老人的病情.

  当父亲去世时,孩子们可能不理解父亲行为背后的含义。当他们慢慢长大后,经过磨砺和蜕变,他们会学到父亲的伟大。

  所以,他们毅然选择了跟随父亲的脚步,不仅穿上了和父亲一样的警服,还努力为父亲感到骄傲!

  父亲留给杨烜宇的照片不多,其中一张红色背景一寸照片,父亲身穿警服,身材挺拔,剑眉大眼,令人肃然起敬。

  “你看,我长得像我爸爸吗?”杨烜宇出生于1993年,现在是公安局分局派出所的一名民警。他摸着自己的警服,自豪地笑了。

  他的父亲杨海升,是临海市公安局古城派出所副所长。杨烜宇10岁时,他的父亲在与歹徒搏斗中死去。当时,他不理解父亲的行为,并“恨”他把母亲和自己抛在身后。

  直到多年后,当他听到父亲的事迹时,他放声大哭。2003年3月15日,一名歹徒用一把30厘米的刀刺伤了两名辅警。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杨海升冲上去与歹徒搏斗,身体被捅了好几刀,而他的双手虎口也被劈开。他仍然抓住歹徒的刀,用肩膀把他抱在角落里.

  前来增援的杨海升同志制服了歹徒后,他的衣服被鲜血染红了。“我有点不耐烦了。这里你说了算。”这是他对同事说的最后一句话。被送往医院后,所有人都知道一把小刀刺入了杨海升的左胸,打断了他的肋骨,并刺入了他的肺部。那一天,他因伤英勇牺牲。

  杨烜宇不知道父亲当时在想什么,但从那一刻起,他突然明白了陪伴家人时总是匆匆离去的身影:他正直善良勇敢,肩负着一名人民警察的责任。

  杨海升牺牲后,浙江省政府认定他为革命烈士,公安部追认他为国家二级公安模范。

  2015年,杨烜宇从浙江警察学院毕业后,考入清波派出所,从事社区民警工作,经历了G20 杭州峰会、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庆安保等一系列重要任务。

  辖区内老旧小区、商铺较多,流动人口密集。经常充当“老叔叔”调解纠纷的杨烜宇,态度好,工作可靠。有些居民想给他点东西感谢他,他总是尽力拒绝。

  他记得小时候,他的父亲带他去“黄,叔叔和”黄叔叔家,总是塞给他一包麦芽糖。我爸发现后,狠狠地骂了我一顿。这种“骂”深植于他的内心,“我觉得我父亲为了几颗糖是“较真”的,作为他的儿子,应该和他一样配得上警服。”

  一天晚上值班,一对父母来到警察局。他们的儿子和父母吵架后离家出走,因为他考试没考好。看到监控室的孩子去了吴山,杨烜宇心里一紧:那是寒冷的冬天,山区环境复杂,孩子一个人太危险了。

  他立即带着几个特种兵上山搜寻,终于在第二天早上找到了那个缩在山顶亭子角落里冻得瑟瑟发抖的男孩。看到孩子被父母抱着边哭边骂,心里很温暖。“这就是爸爸如此热爱这份工作的原因。”

  我妈在整理我爸的遗物时,发现我爸当了14年警察5000多天,写了一天的工作日记,他一共写了33本。杨烜宇总是记得,有一天晚上,路过自习室时,他看到黄微弱的灯光映出他父亲微微弯曲的轮廓,这是他脑海中的一幅画。“我从你身上学到了耐心和大爱。”

  你为什么总是出差?为什么要成为第一个陷入危险的人?为什么身负重伤还要爬上去坚持追求?这一系列的问题,一度深埋在杨壹的心里,直到她穿上警服,她终于明白了父亲的选择。

  an杨壹是浙江绍兴市公安局民警,她的父亲杨钢林生前是绍兴市公安局袍江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2003年3月22日,杨钢林在缉捕在逃特大持刀抢劫案犯罪嫌疑人时壮烈牺牲,被公安部追授一级英模称号,被浙江省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

  “父亲牺牲那年我只有12岁,可那些记忆就像烙印一样印在心底。”杨壹说,3月22日是父母订婚纪念日,那天母亲突然接到电话,说父亲在追捕时被犯罪嫌疑人刺伤了大腿股动脉,“在我的印象里,父亲就像超人一样,没有人能伤害他。”

  父亲离开后的大半年里,杨壹精神恍惚,有时吃饭会习惯性地拿出3双筷子,放学回家第一句话就是“爸妈我回来了”,“每当我反应过来,眼泪已经掉了下来”。

  渐渐长大后,杨壹才从母亲和父亲战友口中了解父亲牺牲的经过。在被歹徒刺伤后,仅仅几分钟内,杨钢林就因大量失血到了生命的边缘,喷洒的鲜血蔓延了120米,如果此时停下来采取急救措施,尚有一线生机,但为了不让嫌犯逃脱,杨钢林毅然爬起来继续追捕,直到倒下那一刻,初春干涸的土地浸含的鲜血见证了他最后的壮举。

  在杨壹心中,父亲工作很拼,可对家庭也格外温柔。牺牲前,他给妻子发了最后一条短信:“女儿两天后就生日了,我一定赶回家,等我!”

  “父亲在舍命追捕时,难道就没有想想我和妈妈吗?我们在家里等他。”很长一段时间,杨壹都不明白。

  想要了解父亲,那就成为父亲一样的人。高考那年,杨壹报考了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了父亲曾经工作过的绍兴市公安局。虽没能成为一名刑警,但在公安宣传工作中,警营里发生的人和事时刻感染着她,也让她对“警察”二字有了更深的感悟。

  2017年,轰动一时的宁绍系列抢劫杀人案在时隔22年后告破,杨壹看到当年参与案件侦破的民警从少年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用颤抖的声音说,“这辈子没遗憾了!”杨壹明白,警察从来不只是一份简单的职业,更是一份使命与信念。

  2020年,疫情发生时,越城区孙端街道新河村成了当地首个整村隔离进行医学观察的村,孙端派出所民警有人推迟了自己的婚期,有人孩子发高烧也无法在旁照顾,全体民警紧急集结,投入到整整19天的封控工作。“如果父亲还在,他也会这么做吧。”杨壹知道,选择了做警察,就意味着付出和坚守。

  今年是杨壹从警的第7个年头。自从父亲牺牲后,她一直把父亲作为人生路标指引自己前行,心中那些困惑早已不再是困惑。

  她父亲过去的同事们受邀参加婚礼,看着眼前亭亭玉立的新娘,不免想起20年前的追悼会上,那个不知所措的小姑娘。

  “小草”是浙江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刑侦大队重案中队民警张柏铭的小名。2001年,她只有5岁,她的父亲张仲新——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西溪派出所民警,因积劳成疾不幸去世,被公安部追授为全国公安二级英模。

  说起婚礼,张柏铭有个遗憾:“如果我爸还在,就可以像别的爸爸那样把我牵上台,再把我的手交出去,那样会很浪漫吧。”

  在张柏铭幼时就定格的回忆里,父亲的样子是一个总出现在想象中、温暖又模糊的影子。“他是军人出身,心里有很深的使命感。”张柏铭清楚地记得,父亲抱着她教唱《咱当兵的人》的情景,这是他最爱挂在嘴边哼唱的歌。

  父亲去世很多年后,家里仍不时有陌生人来访,母亲会向她一一介绍来客,他们都是受过父亲帮助的人。

  “爸爸一定是个很好的人,才会让大家记住这么久。”当张柏铭还是个懵懂的孩子时,并不知道什么是生死别离,直到慢慢长大后,才明白父亲这身警服背后的含义。

  “听妈妈说,他在一次工作途中遇车祸受伤,在小诊所输过血,之后得了肝炎。”张柏铭说,父亲从警15年换了5个社区,每天忙着为社区老人理发、买米、扛煤气罐……

  “肝部疼痛,他没及时去医院,也从来不说,最后发现时腹水已很严重了,但他为社区大伯的病几天睡不着。”

  “我叫‘小草’,因为它生命力顽强,能‘春风吹又生’。”如同这个名字,即使缺失了父亲的陪伴,张柏铭还是向阳生长,长出了勃勃生机。2019年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毕业后,张柏铭成为现在单位重案中队里唯一的女民警。

  刚参加工作不久,张柏铭就遇上了抗疫,负责在高速卡点值守。有时在寒冷的深夜对过往车辆进行核查,她感到手脚都快失去了知觉。

  但她还是对办案热情高涨,一有机会就申请参与外勤任务。“女生也能做男生做的事。”她从不认为自己需要被特殊照顾。

  当刑警,与张柏铭热心、善良的性格很契合。她全情投入、尽心尽责,值勤、做笔录、写报告、用外语特长与外国人沟通……哪怕在3天婚假里,她也没有放下手头的工作。

  松柏落烬为土灰,莺飞草长又长青。成为民警后,张柏铭理解了父亲当年的选择,也理解了那些夜不归家的身不由己。

  “我们家老张同志还是挺厉害的。”她一脸骄傲:“他是深受爱戴的社区民警,是全国优秀社区服务者,也是全国优秀人民警察,他的荣誉有20多项。”

  在她心里,父亲就像一棵高大的松柏,用茂密的枝丫守护着她,但“小草“总有离开蔽荫的一天。张柏铭明白,不能一直生活在父亲的“光环”之下。她最大的愿望,是生长出自己的样子,成为不输给父亲的优秀人民警察。

  庆祝建党百年系列活动、中国农民丰收节、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这段日子,浙江嘉兴频频举办重大活动,对于嘉兴市公安局治安支队的年轻民警李旻曜来说,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然而,最让他犯难的不是24小时通宵值班,也不是完成安保任务的压力,而是奶奶的一通电话:“过两天你爷爷要做手术,你来一下医院吧!”

  李旻曜不想拒绝老人的请求,但身为一名警察,他别无他法。舍小家为大家,这是他的选择,也是23年前,他的父亲李雄伟的选择。

  李雄伟曾是嘉兴市公安局秀城区分局新嘉派出所民警。1998年隆冬,已加班3天的他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还没吃上几口饭,就被传呼机“呼”出了家门,从此再也没有回来。当晚,在缉捕一名特大盗窃案重大嫌疑人时,他身中7刀后牺牲,被授予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革命烈士称号。

  “穿着绿色的警服、盖着红色的党旗,这是我对父亲唯一的印象或者说想象。”当时,李旻曜年仅2岁半,他还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直到渐渐长大,他才从母亲樊伟娟对自己的严格要求中体会到一种使命的传承。

  樊伟娟是一家两代从警的桥梁。她原先是嘉兴市酒厂的女电工,在为李雄伟守灵的第二个晚上,决定转行做一名警察,肩负起丈夫对公安事业的热爱与遗志。与此同时,她也尽力培养儿子,希望他能拿得住这根沉甸甸的接力棒。

  成绩必须力所能及地做到最好;练习游泳、篮球,养成良好的身体素质;从幼儿园开始学书法……母亲的期盼和培养,加上从小在派出所“摸爬滚打”,李旻曜早就把自己视作“公安大家庭的成员”,报考警校也是理所当然。

  踏上工作岗位后,他取得成绩总会第一时间告诉母亲,但樊伟娟少有表扬。唯有一件事,儿子没有声张,她却觉得“做得蛮好”。

  去年春节,母子俩一个忙着在社区防控疫情,一个则主动请缨加入“青年突击队”,在高速出口排查络绎不绝的货车司机。两人少有时间交流各自动向。一天,儿子湿透的长裤和皮鞋引起了她的注意,一问才知道,那天晚上嘉兴下起暴雨,李旻曜本可以在帐篷中等待司机拿着证件前来核查,却因为想尽可能方便群众、减少交叉感染,跑到帐篷外做起了“移动核查”。

  凌晨气温低,带着手套的双手被冻得拿不住证件,他在手背上贴了两张“暖宝宝”接着干。暴雨如注,他没有过丝毫退缩。“因为穿上这身警服,我的生命便有了不一样的意义。”李旻曜说。

  李雄伟在牺牲前的那个春节,特意穿着一套崭新的警服去拜年,当时还被樊伟娟取笑说有点奇怪。如今,李旻曜明白了警服背后的使命,那双和父亲相似的眼睛里,散发着一样的坚毅、热爱与勇敢。“我以后如果有儿子,也希望他能做警察。”在李旻曜心里,这不仅是生命的延续,也是精神的传承。